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奇门散手第六百八十五章大壮的春天

发布时间:2020-01-26 04:45:31

奇门散手 第六百八十五章大壮的春天

脸上像是开了一朵富贵花,正喜滋滋替儿子未来畅想的姚妈妈忽然想起一件事,笑脸立时垮了下来,打量着近两米来高,肩宽背阔小巨人一样的儿子,苦恼地説道:“儿子啊,你可千万不能再长了啊。格格天生面嫩,怎么长都不老。可再瞧瞧你,才十八岁,就已经跟个大老爷们似的。你要是再长长,将来跟格格一起逛街的时候,就没人会认为你们是小两口,还以为你领着自己家的闺女呢。听到了没,儿子?你千万控制住,长这样可以了,可不能再长了”

“你胡説什么呢。儿子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长不长还能他自己説的算?再説了,咱儿子长,人家格格就不长啦?一天到晚就知道瞎咧咧,赶紧做你的饭。”

姚爸爸低声呵斥老伴儿,又转头瞟了眼客厅方向。好像生怕声音透过厨房门,让客厅里的人听见。

吃饭的时候,秦格格算是真正见识到了东北人的朴实热情。

不管你吃不吃得下,一个劲的往你的碗里夹菜。秦格格面前的小碗里都堆成了小山。见惯了大场面,在任何场合下都能应付自如的秦格格也扛不住姚妈妈如此热情,脑袋冒汗了。

虽然她碗里的东西最后大部分都进了大壮的肚子。但姚妈妈依旧美滋滋。她觉得,似乎n▼,..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出招待客人的诚意。

饭后,秦格格为姚爸爸姚妈妈拿出从京城带过来的礼物。过年嘛,年前上门没有空手的道理,再者,她也是初次登门,而且此次登门的意义不同。所以在礼物上面,小姑娘着实费了一番心思。标准就是价钱合理,决不能太贵,太贵的话,人家不会收,另外就是适用。

大壮带着秦格格回来,虽然有太多的意外,但对姚妈妈来説,这就是新年最好的礼物。

可年前登门,认门,带礼物是人情,礼貌,也是民俗。

姚爸爸不知道怎么应付这场面,孩子的礼,收还是不收啊?偷偷瞄着老伴,姚妈妈很大方,直接收下。体现了东北人爽快的一面。这种事情撕来扯去的没意思,説一些场面话虚头巴脑更没意思。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收下,然后回礼,别人家孩子亏着不就好了。

如果不是考虑到坐了一天一夜长途车,孩子们都很累,下午姚妈妈就准备带着秦格格去逛街,挑选回礼了。

街虽然没逛成,但姚妈妈没有白收“儿媳妇”的礼,送了她一只镯子,金丝银线编成的镯子,做工非常精美,手指粗,金银双色,通体没有衔接痕迹,一看就是老年间的手艺。现今绝对找不到这么正宗的金属编织手艺。只有老年间的老匠们才会这种绝活。

午后,在大壮的房间里。秦格格坐在大壮的床上,双手把玩着那只镯子。

她出身dǐng级豪门,眼光非同一般。这只镯子一看就知绝非凡品。老年间的物件,算是古物,如果放在市场上,应该值不少钱。

“你妈妈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拿手里觉得很烫,怎么办呢?”秦格格歪着脑袋看着大壮,俏目眨眨,娇憨表情煞是可爱。

这是自己的房间,房门紧闭。因为有女孩子在,满屋子幽香。

大壮没敢看秦格格,因为他此时的心跳特别快,他怕看了那张俏脸控制不住自己的某些行为。

都説男人心里都藏着一只野兽。言语轻佻行为轻浮的男人,那只野兽经常出来张牙舞爪。而那些看起来老实憨厚拙嘴笨舌的男人只是那只野兽藏得比较深。不轻易冒头。大壮就属于后一种,平时不显露,可一旦控制不住诱惑,那就很难説了,比如现在。”反正你也送他们东西了。我妈给你个镯子,也没啥,公平合理。”

“是吗?可是价钱不等哦。”幽香扑鼻,秦格格举着镯子,走到大壮近前,在他眼前晃了晃,“你妈妈是不是想让你用这只镯子提前把我套牢了呀?”

巧笑嫣然,纯美诱人。大壮再也忍不住,伸手揽过姑娘的小蛮腰。

双手环抱着秦格格柔软幽香的娇小躯体,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跟秦格格相识,嗯,被动的相恋以来,大壮是头一次这么主动。

或许是因为在自己的家,也或许是因为中午陪老爹喝了diǎn酒,酒壮怂人胆。

大壮神情地説道:“我这人嘴笨,不会説什么,但是我发誓,这辈子会用生命呵护你!现在乃至将来,所有试图伤害你的人必须踏过我的尸体!”

秦格格微微一笑,眼波如水。镯子套在三根手指上,两只小手捧着大壮粗犷的大脸,同样神情的注视着他,忽地探头过去,对准他厚实的双唇,吻了下去。

那一瞬间,大壮脑袋轰地一下,如遭雷齑,热血激涌上头,浑身仿佛要炸了,魂飞天外!

“情况就是这样。”

想想里大壮那得意洋洋屁股都要拽上天的德行,猴子愤愤不平,满脸的羡慕嫉妒恨。

“原本是想把你骗过来,忽悠大壮的,可没想到猴爷我居然一语成谶了。唉,姚爸爸怎么就没掏枪崩了他呢!不仅没崩,最后连聘礼都送了。哎呦唉,一步到位!”

“你羡慕?嫉妒?还是恨?”

“都有!咋地,不行啊?”梗着脖子瞪眼,可马上肩膀就塌了,满脸衰样,“俺还没品尝过俺家家婷婷的小嘴儿呢。大壮这家伙,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把自己个儿的妞领回家就是好!”

唐宁懒得搭理这没品的货,典型的吃不着葡萄説葡萄酸。

他先前有些主观了。意识行动上有很大的偏差错误。

秦格格绝对是个好姑娘,难得的好姑娘。

以后自己该做的,能做的,必须做的,就是尽自己的能力去呵护帮助她与大壮之间的感情,让这份目前来説很是稚嫩的感情经得起各种磨难考验,最终,开花,结果!

经过一宿的休息,小伙伴们所有人恢复了原有状态。

昨天下车时候説好的,今儿中午猴子做东,德庆楼。

早上起来的时候,猴子就提前把包间预订妥当了。

到了中午的时候,一个没少,全部聚齐。

在自己家乡地面上聚会,跟在京城不同。在京城的时候,多多少少都有些拘谨,总感觉在皇城根儿底下,有些放不开,其实説白了,还是外地人的身份,放不开。自己在跟自己找不自在。

眼下在自己家门口了,又在京城逛荡了半年,很有diǎn小优越,牛逼哄哄。当然了,这算不上大毛病,人嘛,或多或少都有diǎn小虚荣。

大壮容光焕发,眼睛前所未有的亮,昨天午后房间内那一diǎndiǎn小插曲,仿佛让他的生命进化到了更高层次的境界。很久没有突破的外家功夫居然有了要突破的迹象。

唐宁自打大壮一进门,就发现了他身上的细微变化,大壮的功夫是他教的,他可以説是大壮的启蒙师傅,有些细微变化,当然瞒不过他的眼。这家伙,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还在琢磨大壮身上的变化,旁边有人碰了他一下,是许大班长。

“我爸説,晚上让你到我们家吃饭。”

“哦,好。”唐宁回头瞟了眼,随口説道。

嗯?许大班长愣了愣,又拽了他一下,大眼睛带着疑问,小声问他:“这么爽快?不像你呀?不怕我父母了?”

“还不是因为这位公主殿下么。”唐宁朝着坐在大壮身边的秦格格呶呶嘴,回头小声跟许大班长説:“再怎么着,我也是个男人,总不能让人家一个女孩子给比下去吧。安啦,晚上几diǎn?我准时到。”

“六diǎn半,你六diǎn来吧。”

“嗯,好。”

许大班长捂嘴偷笑,格格这趟还真是来对了呢!

老规矩,中午饭完,下午嗨歌。

虽然嗨歌还是晚上气氛好一些,但时间上串不开。刘婷晚上出不来。唐宁得去老丈人拜门蹭饭。石头他老姑晚上请客。所以只能安排在下午。

在歌厅嗨歌的过程中,唐宁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

包间里面太吵,打听不见。所以唐宁跑到外面接听。

一听对方自报家门,唐宁懵了下,特勤局的人,怎么这么快?

不过,来得快也好,省的家里那俩老王八蛋占地方。

里告诉对方自己在哪哪儿,很快,一辆黑色越野车停在路边。居然也是军牌。的牌照。

车上下来两个人,一个中年,脸型刚毅,三十来岁。另外一个跟姚一飞年龄差不多,身材健壮,俊朗,也是帅哥一个。

青年见到路边站着的唐宁,过来握手,笑着道:“你就是唐宁?经常听白头儿他们提到你,果然英雄出少年啊!”

“呵,别听白大叔他们胡説,大哥你怎么称呼?”

“我姓白,跟白头儿五百年前混一家的。你叫我白大哥好了。这位是猛布。”

猛布?那个中年壮汉,这名字好像是少数民族啊。

简单寒暄几句,唐宁上车带着他们回家。

温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中国人民5701厂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白癜风医院在哪里
烟台看白驳风医院
潍坊儿童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