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 第六十一章 唯一的女王

发布时间:2019-10-12 21:45:37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 第六十一章 唯一的女王

列萨托斯目送他的学生飞走了,煽动象征仇恨的过去和希望的未来两片羽翼,飞向规划好的璀璨轨迹

“啧啧啧,好抒情的咏叹调,坟地里的死尸都会感动得直哆嗦。你支开我就是为了和她说悄悄话?”

列萨托斯转过头叹口气,精灵那颦笑动人的容貌余韵尚未散去,就要被迫看灵吸怪惨白的眼翳和海葵般无意识抖动的触须,真不是一般的折磨。

“别来烦我,也别去烦她,我懒得威胁你了,所以别给我动手的理由。”

伊拉督尼竖起一根触须发誓:“我保证,不管她的颅骨形状多么秀色可餐,脑汁多么清纯可口,惨叫多么悦耳动人……”列萨托斯甩给灵吸怪和他的保证一个冷酷的背影。

傍晚的微风难以吹散死亡与焦臭的气息,德鲁希丽雅在目光的簇拥下降落,她敏锐察觉到气氛不一样了,更加低沉哀伤。

打着七处绷带失血过多面色苍白的拉美西莱走上前,“王宫废墟已经挖开,我们找到陛下了。”

德鲁希丽雅犹如冰川冻彻千年的石雕,一动不动许久。

“……带我去看。”

无言的人群自发让出一条路,德鲁希丽雅感觉每一步都像踩在自己的心脏上,压榨出一股又一股痛苦和绝望。一些精灵围在前面,其中一个站出来说:“殿下,你不适合直接观看陛下的……遗容。”

公主恼怒地把他拨到一边,她脑子乱哄哄的能认出他是个长老却想不起叫什么。叫什么都一样,这些食古不化的老家伙总觉得自己还是个精神脆弱的小女孩。

她想象过父亲如安眠般平静躺在百合花船里,但现实永远更残酷。丝质的华丽长袍被黑灰掩盖,皮肤已经被擦拭过了,却擦不掉死前凝固在脸上的痛苦和狰狞

,似乎死亡也不能让他从挣扎中解脱出来。精灵王的五指箕张,像是要撕开自己的胸膛,扯出气管。德鲁希丽雅颤抖着想把父亲的双手捋直,但已经僵硬得和岩石一样,试了几次都没成功。

“密室挡住大火和高温,但空气也被烧透,陛下和他忠诚的卫队死于……窒息。”

德鲁希丽雅放弃了,她紧紧握住冰冷的手掌,不敢相信几天前它还是那么温和柔软。

“我希望回来的时候看见你在王宫门口迎接我,安然无恙的,不然我就终生不嫁。”

“没问题,我凯旋的女将军。”

“你保证?”

“保证。”

……

德鲁希丽雅贴着精灵我的脸低语:“你毁诺了,父亲。”

围观者们惊讶的发现,虽然痛苦像要撕开她的头颅和胸膛,但是她却没有哭,一滴泪水也没有。更惊讶的是公主居然摘下族王的冠冕,戴在自己额头上。

“公主殿下!我能理解你渴望复仇的的情绪,但是……族王加冕需要长老会的允许和见证!”

德鲁希丽雅总算认出这是谁了,安纳多长老,中立派系的领头人,在霍拉的仲夏夜游行里有他的戏份。

公主转过头,她冰锥一般的眼刀让安纳多发憷。“我很惊讶你还活着,安纳多长老。”满是恶意的语气让安纳多更加惊悚。

“……我的意思是,你虽然是合法合理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但按照王国律法,需要全体长老的赞成。”

公主冷笑一声:“维尔莉特”。

女商人从人群中站出来。“我在……陛下!”她的敬称喊得铮铮有声。

“回答我,王国律法从何而来。”

“前王发觉人类对精灵种群的迫害与日加剧,发出‘王国召回’,号召所有散居萨拉弗的精灵回到提雅故乡。为了维持内部的平衡安稳,和包括叛贼奥法西斯在内的诸部族达成契约,并与各部族的领袖组成长老会,所谓王国律法也是由此诞生。而在这之前,提雅王位传承从来不需要任何人或者群体的允许!”维尔莉特激昂的讲解让安纳多怒目而视。

德鲁希丽雅向前一步,安纳多下意识后退。“安纳多长老,你看看周围,如此残酷的景象,数千具同胞尸体,还不能让你明白吗?奥法西斯将淬满滚热毒汁的尖刀插进提雅的胸膛,契约崩解了!而你们,只会在议事厅里侃侃而谈些废话,立场摇摆,作风软弱,神殿是行刺的尖刀,你们就是刀柄上的手。”

安纳多张着嘴巴,颤抖着不知如何反驳,他回头四望,发现只有自己面对发狂公主的怒斥。

德鲁希丽雅不屑地笑了笑,双眼沿着鼻梁俯视安纳多。“在如今,东南王国的封锁铰链日益勒紧,绿都发生动乱,很快惶恐就会传遍森林,你觉得此时提雅需要的是传统的延续和贵族的认可吗?错了,军队的弓箭,还有德鲁伊的法术才是他们渴望的。你们需要族王,但是族王不需要你们!至于见证,呵呵……”

镶嵌蓝宝石原石的青绿色雅木法杖在地上一点,破土而出的蔓藤托着德鲁希丽雅升高,让聚集的精灵们看清额头的冠冕,听见她的宣告。

“提雅的传承之火遭受风雪,却绝不会熄灭。我,德鲁希丽雅,在此从前王手中接过族王之位,提雅的子民啊,谁愿意作为见证,送上复仇的礼赞!”

宣告被风的力量传遍绿都,短暂的沉默后,拉美西莱第一个做出反应,他单膝跪倒的动作又快又猛,几处伤口崩裂。

“吾王!”从喉咙深处喷涌的声音掷地有声。

一个,两个,三个……游侠、织工;贵族、平民。一个个倾倒,献上他们的效忠。

“吾王。”

“赞颂您,提雅的女王。”

……

跪倒敬称如波浪般扩散开来,很快只剩下满脸震惊的安纳多站着,显得特别扎眼。但德鲁希丽雅下一句话让他直接软倒在地。

“作为族王的第一道命令,解散长老会,军政全部归还王室。从现在起,提雅森林只能有一个声音,嘉兰诺德女王的声音!”

“第二道命令,全军修整一夜,天亮时分发起总攻,我把仪典之主的痕迹从提雅森林彻底抹去!”

——————————————————————————————————————————————————————————

“我猜,我们的小公主这会整威风凛凛的发号施令呢。”弗拉米尔一整排的奥法存放匣里挑出片一平方米的金色菱形龙鳞,观察一下大小正合适,就飞到列萨托斯背上的缺口处镶嵌进去。

“啊,大了,换一个。估计24小时内提雅内战就会结束,到时候尼埃隆应该吸取足够的灵魂,就会舍弃神职开溜。”列萨托斯疼的叫了一声,扭过脖子观察背上的蜈蚣般丑陋缺口,暗红色的皮肤裸露在外。身体的伤已经治愈,但是破损了龙鳞需要几个月来生长,缺口就成了破绽,所以要用以前积攒的鳞片暂时替补。

有点硬啊,弗拉米尔咬牙使劲往里顶。“那……何必要现在去神国冒险呢。等祂舍弃神职变成半神再截住不就好了,轻松拿下。”

“哦!笨蛋,你弄错方向了。他抛弃神职也会隔断和萨拉弗的联系,从本土神祇恢复外来者身份,我还要祂干什么,我又上哪去找另一个萨拉弗神祇。”

魔眼插进最后一块鳞,观看细密紧致的后背,松了一口气。

“我说你们俩啊啊哦哦完了没有,我都等得饿了,可你的半位面就一群矮人。”

列萨托斯对跑进来的伊拉督尼怒目而视:“你吃了我的矮人?”

灵吸怪不屑地哼了一声,“我还不至于饥不择食到找脑沟和石块一样平滑的半土元素生物。”

“出发吧,依照之前定下的计划由你开路,我要尽量节省法术位和卷轴。”

弗拉米尔远远地绕开灵吸怪,脸上的嬉笑只剩下郑重。他压低触须诚挚地说道:“我战无不胜的主人,请您务必得胜归来。”

“看好家。疯嚣,出发吧。”

银光从灵吸怪身上散逸,包裹住金龙,然后空间扭曲了一下,消失不见。

九级心灵传送系异能!

————————————————————————————————————————

北冥:进入低迷期了,推荐相当悲惨,求大家投票给动力。

沧州治疗早泄费用
西藏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武威性病医院排名
沧州治疗早泄医院
西藏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