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重启之命运 九十六-路在何方(二)

发布时间:2019-10-12 21:13:29

重启之命运 九十六-路在何方(二)

説不出的难受..

虽然

,早已明白自己的回忆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但是,在远坂凛亲口説出两人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的时候,卫宫士郎的心里还是忍不住揪着痛。纵使是无心之举,被对方亲口否定两人之间的关系时所带来的,竟是如斯的苦楚。

有口难言..卫宫士郎又是多么想要用力地按着对方那小小的肩头,然后告诉她对我而言,你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但是他却偏偏不能这样做。

万千的感慨,最终只是化成了一个苦涩的笑容。卫宫士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头凝视着一脸不解的远坂凛。

“的确,就如你所言,我和你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但是,所谓的救人真的需要理由吗?”

以最真诚的语气,斩钉截铁地带出了心中一贯的想法,卫宫士郎的眼神中带上了一丝的怀念。

曾几何时,他也是被眼前的远坂凛救活了。

无需原因,也~dǐng~diǎn~小~説~没有好处...只不过是单纯地因为对方不想看着他死去,所以便将他救活了。

本来,以有能力为前提,救人什么的,真的需要理由吗?

作为人类,答案理应是否定的。

作为魔术师,答案却是肯定的。

同一道问题,却会得出如此迥然不同的答案,归根究底就在于取向功利与否。

如果思维倾向正常人类的话,是否要救人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又或者应该説不成一个问题。

人性本善,每一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良心的存在。要是真的看到别人陷入性命的危机的话,一般来説,脑子第一时间会想到的就是如何去救对方。需要思考的,是救人的方法,至于出手与否,在思考之前就已经有定论。

但是,如果是正统的魔术师的话就完全不同了。如果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商人极致的具现,那,是纯粹的功利化身,以极端的自我和利己主义处世的生物。虽然,在看到别人陷入危机时,思考的过程依旧存在,但是他们侧重的地方却和普通人恰恰相反。对于魔术师来説,救人的方法什么的很简单,只需要在他们擅长的领域出手就是了,问题在于为什么要出手相救。

救了对方之后会有报酬吗?救了对方之后自己会有好处吗?拯救对方时要冒的风险和拯救成功后获得的报酬成正比吗?

没有足够的报酬,那就绝不出手。这些,才是真正正统的魔术师应有的思维模式。

本来,正统的魔术师和人类的思维就完全没有交接diǎn。説穿了,那就只是披着人类外貌的另一种生物而已。

两者处世的态度完全相反,但是,却偏偏没有对与错的分别。

人类固然可以斥责魔术师泯没人性,但是魔术也可以反过来讥笑人类在浪费自己的光阴。由于价值观不同,所以思考的出发diǎn也不同;由于思考的出发diǎn不同,所以得出的答案也相异。

就如同没有人会尝试和老虎谈仁义礼智一样,看不惯对方的做法固然可以单方面厌恶他,但是却没有责备对方的权利。

故此,在这一diǎn上,不论是现在的卫宫士郎也好,还是昔日远坂凛也好,两人都是异类。

明明置身于弱肉强食的里世界之中,却是依旧保留着最低限度的人性。纵使不会整天説要拯救世界,纵使有时看上去冷酷无情,但是在看到别人陷入危机时却还是会本能地出手相救。

所谓的处于隙缝之间,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

“如果我真的完全不认识你的话,那么我也无话可説。但是既然相遇了,那么就是有缘份。在看到认识的人陷入危机时出手相救..这行为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对?”

现在的萝莉凛,毫无疑问正是处于抉择的阶段。

作为经验者,卫宫士郎很清楚处于人类与魔术师的隙缝之间会使远坂凛遇上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但是,作为对方的友人,卫宫士郎又不希望对方化成泯没人性的机器,踏上正统魔术师的修罗之道。

故此,尽管决定权仍在远坂凛自己的手中,尽管卫宫士郎不清楚到底昔日的远坂凛为什么在那变态神父的监护下仍旧能够正成地成长...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希望推眼前的萝莉凛一把,使对方顺利地走到昔日那隙缝的道路上。

此时此刻,正正就是一个适合的契机。

虽然这不是他的初衷,但是现在的卫宫士郎站到了昔日的远坂凛的立场上也是事实。

要诱导一个小孩子茁壮地成长,又有谁的身份比前辈师长更适合?

“换个説法..”默默地将想法隐藏起来,卫宫士郎戴上了昔日远坂凛最喜欢的无度数眼镜“假设...你有一个妹妹。要是你看到你的的妹妹遇到危险的话,你会去救她吗?”

“当然会去救她了!!”就连思考都用不着,几乎是反射性地,远坂凛给出了一直藏在心中的答案“但是这又怎么能和现在的状况相提并论?一方是亲人,另一方却只是认识的人而已,两者的程度完全不同啊?”

“不,两者是相同的。纵使如你所言,程度是不同的,但是理论却一模一样。在看到亲人遇险时,既不需要思考为什么要救对方,也不会考虑事后该问对方拿多少的报酬,在你思考之前,你的身体已经主动地冲上去救对方了。这,是你本心的具现,也是你本能的动作。就如同把状况放在我的身上时,看到认识的人遇险就会自然地出手相救,这是理所当然的。嘛..如果説穿了的话,就是顺心而行?”

顿了一顿,卫宫士郎遥遥地指着远坂凛的胸口“既然立身于世,又何必每次都把事情想得太复杂?对我而言,顺心而行就是行动的唯一指标,魔术师的固有思维什么的和我连半diǎn关系也没有...作为前辈,就当作是经验之谈。纵使吾等乃是活于地下世界的人,但是有些真理却是通用的。无须过分在意别人的看法,也不用在意自己是否不合群,顺着你的本心,找出只属于你自己的生存之道就可以了。”

p.s.1:该死..昨天不小心吃错药了,结果在两小时之内吐了四次..我发誓我以后不敢在非饱肚的状况下吃药了...

河池治疗龟头炎方法
莆田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榆林性病医院哪家好
河池治疗龟头炎费用
莆田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