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仙都 第二十五节 由此界入小界_1

发布时间:2019-10-23 16:47:14

仙都 第二十五节 由此界入小界

扈大郎在牛头石前忙活着,一忽儿凝神推算,一忽儿摸索勘查,一忽儿搔头摸耳,似乎遇到了难解之处,瞧那架势,不是一时半刻收得住手的。翟羿见韩十八留意他的一举一动,似乎放心不下,微微哂笑,五方破晓神兵真身,这是得了七城的真传,他虽不愿说破底细,来头肯定不小,如非必要,他也不愿与其撕破脸皮,毕竟,天下妖奴是一家,同气连枝,一致对外才是正理。

闲站着立等甚是无聊

,为了安他之心,翟羿主动与其攀谈了几句,话题不离“小界”,这正中魏十七的下怀,他也不刻意掩饰自己的匮乏,虚心讨教,翟羿心中诧异,不过“小界”之论传自天妖,不是什么隐秘,妖奴看重熬炼身躯,大都粗鄙不学,见识不广,这也在情理之中,于是他挑粗浅的常识,随口说了几句。

大瀛洲一洲之地,蕴藏了千百小天地,因法宝而成的,称作“洞天”,因地脉而成的,称作“小界”,二者并无根本差别,“洞天”亦可视作“小界”,唯其可随身携带,弥足珍贵而已。

小界按灵气多寡,大致可分为三等,浓郁的为“真界”,稀薄的为“下界”,冥气瘴气魔气之类恶气郁积,不利修行的,统归为“恶界”。大瀛洲的“真界”大多藏于斜月三星洞,据传乃真仙遗物,他处亦有,俱被强族占据,秘而不宣,知者寥寥。“恶界”有碍修行,但也并非一无是处,或可寻得珍惜的灵草异兽,拿到七城的市坊以物易物,亦不无小补。

至于“下界”,在小界中最为常见,灵气稀薄,往往分化为五行元气,因时因地生克,流转不休,但下界酝酿数十万载,往往自成生民,开智修炼到天地所能承受的极致,更进一步,便可飞升七曜界,“真界”和“恶界”虽有生灵,却不闻飞升之例,亦令人费解。据斜月三星洞的修士称,“太上忘道,愚下不及道,道之所钟,正在吾辈。”以此来为自己脸上贴金。

除灵气差异外,小界的时光流速不一,与七曜界相比,或快或慢,无有定数,这一点至关紧要。肉身乃先天所定,衰老不因身处何地而变,谁都不想入一小界,尚未有所得,须臾百年已过,陨落其间而不自知。因此勘查小界,重中之重便是光阴流速,若此界一载,小界数年,即便一无所获,至少也得了“延寿”的好处,尚且不亏,反之,就要权衡一二,值不值得押上寿元赌一把。

数万载前,有大能踏遍大瀛洲,勘明小界分布,炼成一件至宝,名为“界图”,一分为七,封以禁制,藏于极昼、大明、泗水、河丘、荒北、武漠、千都七城,非其主不得打开。据传天妖占有此洲时,可览其四,及至妖奴取而代之,止可览其二,胡帅引以为憾事,并不讳言。

翟羿显然有所保留,并未谈及如何将小界占为己有,成私人之物,但得闻他一番言语,魏十七顿觉豁然开朗。他心中寻思,以此观之,混沌一气洞天锁虽不能衍化“真界”,却也算得上七曜界无上至宝,占尽诸般好处,不胜枚举——因法宝而成洞天,此其一,光阴流速迟缓百倍,此其二,鸿蒙初分,生民开智,道统不灭,薪尽火传,此其三,镇压天魔,封印异端,还大瀛洲以清明,此其四,洞天之母,万载后诞下洞天法宝,此其五……除了灵气稀薄,不利修行外,竟无一物可与之比拟。

不过天地生万物,万物不得圆满,才是至理,混沌一气洞天锁亦不能例外,事事皆如人意,必不得长久。

说话间工夫,扈大郎已理清了首尾,额头上油光锃亮,显然是费了一番心力。他活动一下筋骨,皱道:“翟兄,流年不利,此小界十有八九是一恶界,阴毒弥漫,有碍修行,不过光阴流速差强人意,约略慢了倍许,吾等入小界无碍,但不宜久留,以一月之期为限,过久恐怕抵挡不住。”

翟羿点点头,朝魏十七伸手示意,道:“同往一探?”

魏十七将屠龙刀扛于肩头,道:“甚好,请。”

翟羿知道他不肯先行,也不在意,当下右手持锤,左手持钻,相互一击一磨,周身魂眼亮起,将魂魄之力遍布全身。魏十七一眼望去,但见他修成的是六如真身,魂眼位于眉心,颈椎,后腰,右肩窝,右臂肘弯,右腕,与傅谛方相仿,精魂却一时看不仔细。

扈大郎搔搔脑袋,晃了晃四楞风魔铜锏,迟疑道:“要不我走在先吧!”

翟羿犹豫了一下,他与扈大郎相交多年,知道他魂眼中有一道天妖精魂,魂魄之力雄浑过人,有他在前,遇到凶险尚有回环余地,当下道:“也好,一切小心在意。”又向魏十七道:“韩兄,恶界危机四伏,大郎若有不到之处,还请出手相助。”

魏十七慨然道:“韩某省得,同舟自当相互扶持。”

扈大郎当先而行,低头向牛头石一钻,便消失了踪影,既非穿越,又非传送,由此界,入小界,仿佛一滴水融入一张颤巍巍的水膜,无声无息,涟漪都不曾漾起分毫。

翟羿目视魏十七,后者不再推辞,举刀上前,只一钻,便没入小界之中。仿佛只是一瞬,又仿佛过了许久,神魂一阵恍惚,随即清醒过来,魏十七发觉自己立于山洞中,四周空空荡荡,光影摇曳,石壁之上斜插着一支松明,轻烟袅袅腾起,扈大郎如铁塔般站在不远处,影影绰绰,四楞风魔铜锏拄在地上,凝神望着什么,对他恍若不察。

魏十七让开数步,回头望去,却见空间扭曲变形,翟羿涌身浮现,松明的光亮端端正正照在他脸上,生出种种诡异的变化,一忽儿年少,一忽儿青壮,一忽儿苍老,枯荣消长,随着光阴荏苒变幻不定。他心中一动,心知这是时光洪流冲刷所致,当日他从混沌一气洞天锁遁入七曜界,洪流从九天席卷而至,摧枯拉朽,强上百倍不止,由此推测,扈大郎估摸小界光阴流速慢了倍许,七不离八,并无大出入。

贵阳颠康医院
宝鸡治疗宫颈炎医院
汉中治疗阳痿费用
南昌治疗卵巢炎费用
芜湖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