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霜寒之翼 409 群魔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9:34

霜寒之翼 409 群魔

“我!我宁死不屈!”扎瑞尔挣扎着满是血的脸,充满不服地尖叫。

“呃~漆黑之翼殿下,我想这种方法是没什么用的。”贝尔摸了摸鼻子:“我们地狱魔鬼虽然卑鄙无耻,但是这个节操还是有几分的,我的这位女主人一向心高气傲,她~”

“那也好办。”

白河哈哈一笑,扎瑞尔眼前幻景丛生,只见数百个最下等的小劣魔从臭水沟里爬了出来,沾了一身的淤泥脏水,四肢叉开,螃蟹一样走了过来,醒目的是肚子前面全部变成了劣魔尾巴的样式,又粗又大还带着桃花形状的尾刺,尖刺顶端的空洞还沾着黑灰色的脏水。

这些劣魔一脸怪笑,盯着扎瑞尔的嘴巴,眼睛里燃烧着大胆的想法。

扎瑞尔瞪大了眼睛,惊恐起来:“别过来!别让这些下贱肮脏的东西接近我!”

“RUA哈哈哈!~痛苦吗?绝望吗?屈辱吗?”白河纵声怪笑,手里挥舞着羊皮纸:“签了这个授权书,你就能从侮辱之中解脱出来,如果你宁死不屈,那么我就只好把他们用魔法露出来拍成片子,每到一个世界就散播一番,这一定可以大大滴提高一番你在多元宇宙众生中的知名度,是好事啊。”

“住口!唔咕~”幻景之中,地狱领主遭受着外人难以想象的屈辱经历,扎瑞尔双眼血红,已经失去了风度,然而残存的理智仍然提醒着她,这不过是幻术。

“叽

?”正当扎瑞尔这样想的时候,一头劣魔看着她的耳朵,突发奇想,并马上付诸了实践,扎瑞尔一声惨叫,巨大的屈辱让她彻底地陷入了混乱,白河目光一闪,立马使出支配幻术,突破了扎瑞尔的心理防线,开始进行操纵。

扎瑞尔这一刻陷入了精神的崩溃,白河趁虚而入,不多时便炮制出一份授权书递给眼皮暴跳浑身上下陷入不正常的贝尔:“你看这不是很简单?”

“我可以调集军队~先占住这里,但是……”贝尔脸上蓦地露出一丝心虚,小心地看着白河:“有几个反对者的力量在我之上,我相信我的声望和这份授权书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如果最终事情捅到上面,很可能会以单挑来决定胜负~”

“单挑?”白河瞪大了眼睛:“你们地狱不一向是自我标榜文明吗?怎么不搞投票?”

“不,如果到了那个地步,投票我大概并不会占优势。”贝尔摊手道:“我相信地狱第一层的军团愿意支持我,但是地狱第一层的贵族们和前线的军团监督——八魔众,他们恐怕没有几个会支持我做这个代理领主,因为我……”

“你体质有缺陷,地狱的恩宠不眷顾你,当领主不符合地狱的政治正确,是吗?”白河哼了一声:“说来说去是老九不待见你?”

……神TM的老九。

贝尔嘴角抽搐了一下:“殿下,请对地狱之主保持最基本的敬意,这个……请相信我对伟大的主人毫无怨言,他迟早会接受我的忠诚的,不过我必须承认,主人对我的忽视造成我在高层中威信不足,如果那几个竞争者跳出来质疑,我将陷入很不利的地步……虽然我可以利用布置弥补一定的弱点,但是想要破除这种质疑,还是很不利的。”

“所以呢?”

“这样下去的结果会是不断地向上推诿,最后推到阿斯摩蒂尔斯那里。”贝尔吐出了分叉的舌头,眼睛里露出腥红的光芒:“我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所以我必须想办法将局势推到……推到八魔众和贵族们快速作出决定的程度……对这一点我早有布置,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几场决斗。”

“就你这个身板……”白河上下扫着贝尔,表示深深的质疑。

“……按照原计划,我会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陆续将这些家伙暗杀掉,可是现在……”贝尔苦笑起来。

“这个事情也是简单得很呐!”白河一挥手,突然形态开始变化,在贝尔目瞪口呆的注视中,变成了和贝尔本体一模一样的深狱炼魔:“我的战斗力比你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不就是单挑吗?群殴也可以接受啊!”

“咕嘟~”贝尔咽了一口口水,目瞪口呆许久,几次想要说话,却愣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就这么决定了。”白河挥了挥手:“快叫你的人布置。”

“不是这样,贝尔大人。”贝尔脑筋转了两圈,脸皮抖动着决定这个设定:“是叫您的手下布置。”

“RUA!你这么说我倒是想干掉你了。”白河一双眼睛上下扫着贝尔,看着贝尔露出了冷汗,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哈哈,看看你吓成了这个模样,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这样的玩笑实在是太吓魔鬼了,贝尔阁下。”贝尔摸着鼻子,抹去了一头虚汗:“我这就去准备。”

“等等。”白河目光扫过下方的宫殿,大群戍卫宫廷的高低阶魔鬼还在他的强力幻术之下胡乱舞蹈,只是缺少了一个敏感的人物:“有个家伙好像不见了。”

“哪个家伙?”贝尔楞了一下。

“扎瑞尔的姘头。”白河皱了皱眉,这个一直隐藏身份的魔鬼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他?阿达斯培尔?”贝尔眉毛一挑,突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贝尔大人,您不用顾忌他,就当他不存在就可以了。”

“哦?”白河眉毛一挑,奇怪地看着贝尔;心中明悟,这个家伙出现在扎瑞尔旁边,肯定和贝尔有关,多半就是贝尔很快要发动的阴谋的一部分。

不过眼前这个地狱领主知不知道那个魔鬼隐藏起来的恐怖力量呢?

白河击杀扎瑞尔之时,这个魔鬼也和他打了两个回合,白河很容易就看出来这个家伙的敷衍和装模作样,也能够感觉得出这个魔鬼隐藏的强大战斗力。

白河一瞬间脑子转过几百个想法,最终决定不和贝尔多提这个事情,既然他心中有谱,就不用他多操心。

等待着贝尔的手下占据了宫廷内外,顺手控制住了几个可能碍事的近卫官,白河装作贝尔的打扮,坐在临时搭建的会议室里,会见地狱第一层的众多管事大佬。

在九重地狱中,第一层虽然是表层,但是论起重要性,恐怕仅次于第九层内瑟斯。

这里是血战的前沿战场,这意味着,地狱和深渊接触的漫长时间之内,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精英魔鬼,都长期活跃在地狱的这一层。

白河看着层出不穷的常驻地狱一层的魔鬼伯爵,子爵,侯爵;大量高阶变异魔鬼,精英指挥者,八魔众,渐渐地坐满了两百多个座位的会议室,也有那么一点严肃了起来。

贝尔这个小子野心果然够猛啊~这么多号高阶魔鬼,实力暂且不必多说——贝尔的战斗力就是一个渣渣,单论名望和资质,贝尔都没有资格担任这个职位。

如此看来,这个小子想要当地狱第一层领主,简直是噩梦难度的任务目标啊。

这五百魔鬼聚集一堂,都为了扎瑞尔的失踪皱眉不语。

地狱第一层boss暴毙,不用说是地狱,即使是天堂山,外位面,主位面,甚至更遥远的内位面,都会是一个爆炸性的,作为直接利益干系人,之后引起的众多连带效应,这些家伙更是头疼不已。

比如说桌子上正中央的委任函。

言辞很简约,看得出是紧急授命,据说扎瑞尔陛下为了追杀一个危险的存在,离开之前写下了这份委任状。

众多魔鬼越看这份委任状,越发觉得狐疑。

“嗯。”装扮成贝尔的白河翻个白眼,打破寂静:“扎瑞尔殿下的命令就是这样,从今天开始,鄙人暂且担负扎瑞尔领主的工作,直到扎瑞尔大人回来或者新的领主上任为止。这个,各位,对扎瑞尔大人的手令,谁赞同,谁反对呀?反对的可以发表意见嘛,我们地狱一向是讲究民主的。”

魔鬼群中装成一个欲魔侍从的贝尔听了这怪腔怪调的话,绝望地呻吟一声,用手盖住了自己的脸孔。

牡丹江治疗白斑病费用
湘潭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防城港治疗卵巢炎方法
牡丹江治疗白斑的医院
湘潭治疗妇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