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烧尸奇谈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01-14 12:45:48

《烧尸奇谈》—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柯明喆冰儿小说《烧尸奇谈》又名《民间烧尸怪谈》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书讲述了:**说我是在鬼门关捡回来的,断我要和死人打一辈子交道。 后来我进入火葬场,成为一名职业烧尸人。入行这些年,我经历过各种离奇诡异的案件,这些生人勿进的恐怖诡事,我都记录在一本从来不敢公开的笔记里。 请记住:阴间离你有多远,就离我有多近。 一个鬼门关的烧尸人,一本恐怖灵异笔记,一段生人勿进的诡事。

烧尸奇谈小说试读:

今天是开资的日子,火葬场的人都来了,师傅和伊河也来了。

我开了66块2毛钱,这个工资是我父亲的两倍,我没有想到会开这么多。

“师傅,晚上我请你吃饭。”

“好,大来饭店。”

晚上,我跟白洁去的大来饭店,银河也在,点菜,喝酒,从来没有那么痛快过,白洁出门竟然拉住了我的手,我看她一眼,她脸一下就红了,松开了手。

那手真软,我第一次拉着女人的手。

我回家,把工资给了父亲。

“请师傅吃饭花了八块钱。”

“好,好,十块钱给你零花,剩下的我给你存起来,将来娶老婆。”

我没说什么,那天我觉得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因为我把钱给父亲的时候,父亲非常的高兴,也很意外,我开了那么多的钱。

我再上班,就感觉到十分的不安,害怕,真的害怕。

我进火化室就开始不安,生怕再有人扯我的衣服角儿。

白洁点炉子,我坐在一边抽烟,火炉起来了,我去把尸体推进来,送到炉子里。我对死者是敬畏的,我从小口看着,问白洁。

“你怎么会想到来当炼化者呢?”

我终于还是忍不住的问了。

“我父亲需要钱,他病了,一直在病着,四五年了,也许这是我最好的选择。”

我没有回头看到白洁,理由很简单,但是这也需要极大的勇气,她为了她父亲,这样做,这让我对白洁有一种敬佩之心。

三点多钟忙完了,我们从火葬厂往外走,场长骑着车行车过来。

“不错,不错。”

他说完车也没停,笑着走了,我知道他的意思,白洁脸通红。

我和白洁一直走着,把她送回家。

我回到家里,父亲正等着我吃饭,他的心情这些日子一直不错,但是我的心情就不安,那个扯着我衣服角的人会是谁呢?

我没有跟父亲说,这种不安不需要告诉别人,只能是给别人增加麻烦,也解决不了问题。

我和白洁在火化室,今天我就感觉到不太对劲儿,果然是,当我把第二个死者送到炉子里的时候,就有人扯着我的衣角,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扯着我的衣角,就像小时候,我扯着父亲的衣角一样,不松手,我晃了一下,松开了,过了一会儿又扯上了,我的汗流下来了。

我没有让白洁知道。

“白洁,差不多完事了,你先回去,给我泡一杯茶。”

白洁出去了,我坐在一边。

“你是谁?为什么要扯我的衣角?”

没人回答我,我害怕,就像我刚来火化室一样的害怕。

我有些忙乱,把事情处理完,回到办公室,把茶水气喝完。

“下班了。”

我出来,就直奔师傅家,他在家里看报纸。

“师傅,又扯着我的衣服角儿,不松手。”

师傅看了我半天。

“跟我走。”

我跟着师傅出了门,他去了火葬场,进了他的办公室,坐下后说。

“一会儿跟我进去,你别说话。”

我毛愣,师傅到底要干什么呢?

师傅竟然换了一身黑色的衣服,我们的工作服是白色的,从来就没有黑色的工作服,看来这是师傅早就准备好的,似乎预备对付什么事情。

师傅往火化室去,我紧跟在后面。

进去后,师傅把门关上了,昏暗的火化室,师傅说。

“你站在那儿别动。”

我站在那儿不动,师傅走到角落站着不动,我不知道师傅要干什么,更加的发病了。一会儿,有人扯住了我的衣服角,衣服角明显的往下拉着,师傅看到了,比划着,不让我说话,他慢慢的走过来,上去就是一巴掌,我听到“啪”的一声。然后就是孩子“哇”的哭声,手松开了,我当时吓得都快坐到地上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孩子,哪儿来的孩子的哭声呢?

“走。”

我跟着师傅出来,身上跟水洗了一样。

“师傅……”

“不用害怕,在这儿遇到这样的事情正常。”

“我想听解释,不然我过不去这个坎儿。”

“走,喝酒去。”

我跟师傅去喝酒,师傅似乎并没有把这事当回来,一点没有害怕的意思。师傅一杯白酒下肚,才说。

“我穿着黑色的衣服,他看不到,我打了他一巴掌,他应该就不会再来找你了。”

“谁?”

我差点没跳起来,谁找我?我看不到的那个孩子吗?

“其实,在你来之前,一号炉烧过一个孩子,按理说,孩子是不能烧的,直接找一个地方埋了,可是那家人跟场长关系不错,非得要烧掉,人都怕火葬,躲着,可是他就偏偏的去烧掉,烧孩子会留下怨气在火化室,那个孩子的鬼魂就会一直留在这儿不走。”

我打了一个哆嗦,愣愣的看着师傅。

“那又会怎么样?”

“我不知道,反正他已经在这儿两年多了。”

我没有想到会这样,师傅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怎么样的事情。

“你也不用害怕,我被扯过几次,打过他一巴掌,他就不扯我了,黑色的衣服他看不到。”

那天,关于这个孩子的事情,师傅没有再跟我说太多,也许师傅也只知道这么多。

我和白洁进火化室,我就发毛,一直就感觉那个孩子就在我左右,我点上烟,白洁点炉子,一直到火很旺盛了,我才出去,把尸体推进来,送到炉子里。

“你拿着钎子,看着,肚子鼓起来,你就划开。”

白洁紧张,我突然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很弱,但是我还是能听见。白洁第一次做这样的活儿,几次都没行,我接过来钎子,一下拉开了,白洁叫了一声,转过身去。

“你不适合做这个,不行我跟场长说说,你去骨灰室去吧!”

“不行,我喜欢这儿。”

白洁坐在一边,突然说。

“我听到小孩子的哭声。”

“那是幻觉,你太紧张了。”

白洁这么说,我手哆嗦了一下,看来这个孩子是在哭着什么,他在这儿让我不安。

下午两点才完事,我和白洁都没有吃饭。

回办公室,白洁说。

“我母亲说,晚上请你吃饭。”

“为什么?”

“你是我师傅,对我挺照顾的。”

这到是一个好的理由。

“也好。”

我想看看白洁的父亲。

我和白洁过去,买了一些吃糕点,过去。

白洁的母亲在忙着,我进了那个屋子,白洁的父亲瘦得吓人,看到我,想坐起来,但是没能起来。

“爸,我师傅。”

“快坐,快坐。”

我坐下,问。

“你这是什么病?”

“检查了几次,说要动手术,在八百块钱。”

说完他就摇头。

我看了一眼白洁,没说话,吃饭的时候,白洁陪我喝了点酒,那天总不是太舒服的感觉。

晚上我回家,父亲在看书。

“爸,我想跟您商量一件事儿。”

“说吧!”

“我想跟您借点钱。”

“多少?”

“八百。”

“什么?”

父亲一下就站起来了。

“你用这么多钱干什么?”

我就说了白洁父亲的事情,父亲走来转去的。

“你打算和白洁好吗?如果那样,到是可以,八百块钱,那可是不小数目。”

“我没有这个打算,她是我徒弟。”

“这事你慎重,要考虑清楚了。”

“我考虑清楚了。”

我父亲没再说什么,我也知道,这些钱是给我娶老婆的,我也没有再跟父亲说。

今天没有听到孩子的哭声,但是依然是不安,白洁要去抱尸体,我没让,而且告诉她,永远也不要去碰尸体,由我来。

白洁看着我,没明白。

我也不想解释,何况师傅也没有跟我说什么,我也解释不清楚。

今天十一点就结束了工作,我和白洁出来,换上衣服我就回家了。

父亲竟然在家里。

“您今天没上班吗?”

“那边没事,这是八百块钱。”

钱用纸包着,我愣在那儿。

“爸,有可能一时半时的还不上。”

“你相信,儿子的决定是正确的。”

我看着父亲,那一刻,我有着无数的感动。

我拿着钱去了白洁的家里,把白洁叫出来。

“师傅,有事?”

“这是八百块钱,你明天就带着你父亲去动手术,场长那边我去说。”

白洁愣在那儿,手背到身后面。

“拿着。”

“师傅,我一时半时的还不上。”

“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还,不行就拿你抵债了。”

我开玩笑,白洁脸一下通红。

我走了,白洁带着父亲去看病了。

我一个人在火化室里,听到那孩子的笑声,让我激灵一下,慢慢的我也就习惯了,也许他在以另一种方法生活着,也许是另一种方式存在,并没有什么的,就当他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我这样想,到也是不害怕了。

我点烟,总是有风吹过来,点不着,火柴烧用掉了半盒,我才发现,是谁吹的,然后就听到小孩子“咯咯咯”的笑声,我想这个孩子吹的。

“你要是再跟我闹,我就把你扔进炉子里。”

没有声音了,我的烟点上了,有点得意。

那天,我干完活儿,没有走,坐在办公室里喝茶,想着我来到火葬场到底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也许我会在这儿干上一辈子,其实,最初我并不喜欢这儿,可是现在似乎喜欢上这儿了。

在线直接阅读《烧尸奇谈》,请点击>>>《烧尸奇谈》在线阅读

伊犁州新华医院怎么样
双城市中医院怎么样
东莞重点牛皮癣医院
雅安白癜风治疗需要多少钱
深圳市妇科医院在哪里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