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异世之女神争霸633赫都神印

发布时间:2020-01-23 03:05:12

异世之女神争霸 633 赫都神印

苏雅仿佛听出了师神泰瑞雨话中的意思――以智慧之神沃尔特为首、其次为美丽之神穆若然、永恒之神伊露娜这三个帮凶再怎么对着自己亮出了凶狠狠的兵器,这对于师神泰瑞雨来说,都可以暂且搁到一边,唯独当自由之神也同样使出了亮剑反击这三位神的时候,她的错误绝对不可饶恕。今天的师神泰瑞雨大降光临而来,无论如何他都要惩治自由之神的罪过。

此刻的苏雅的心中当然感觉不到平衡:“凭什么当他们来打我的时候,你师神泰瑞雨丝毫不提他们的罪过;又凭什么我要反击打他们的时候,你泰瑞雨一定要定我的罪,这未免有些太不公平了!”

只听苏雅又一次反驳师神泰瑞雨说:“既然您知道自己人对着自己人亮出凶器绝对是大忌,那么一手导致今天这场局面的人并不应该是我,而应该是沃尔特,是他导引了这场内乱,我觉得最应该惩治的神应该是他!”

“沃尔特的事情我在随后的时间里会找到他,这个你就不用管了。现在的你必须接受我的惩罚,我命令你交出神印,并与我前往魔牙洞与世界赫都相见。从此以后你将不再是赫都世界的自由之神,关于你所有的一切将会从赫都世界上消失!”

当师神泰瑞雨说到这里的时候,苏雅只觉得恍然大悟,她总算明白自己不管应该怎么样和师神泰瑞雨讲道理,只要师神泰瑞雨认为自己是有罪的,她绝对就是罪无可恕,她必须接受师神泰瑞雨那如同毁灭自己的惩罚……而可叹的是,造成这一切后果的人并不是她,可是似乎她却要去承担所有的……这一刻的苏雅只觉得更加地忍无可忍……

当同样扒在地上、丝毫难以动弹的迪卡凯恩听到了师神泰瑞雨对自由之神苏雅审判的惩罚结果之后,一时之间,他竟也忍不住想要替自由之神说话。本来他还要企图动一动身子,但是试过之后,他发现自己仍然是一动也难动。所以,他只能努力地将嘴一闭一合地张开,并放大了声音对天空中的师神泰瑞雨说:“师神泰瑞雨,迪卡凯恩恳求您收回决定吧。这个世界正遭到暗黑破坏神的破坏,这个世界还需要自由之神来支撑,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了她,这世界一定会灭亡,所以。迪卡凯恩请求您收回您的决定!迪卡凯恩觉得,这些个问题谁对谁错都不是最主要的问题,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救世!”

“难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了自由之神,就没有其他的人来救世了?”

当悬浮在天空中的师神泰瑞雨听着扒在地上的巫师迪卡凯恩絮絮叨叨地讲完,他突然地反问了一句。在这之后,只见师神泰瑞雨的态度中仍然夹杂着怒气:“迪卡凯恩,你以为我不会治你的罪?你身为最值得我信任的巫师,为什么现在的你居然助纣为虐地和自由之神在一起?你的心都长哪儿去了?天下那么大,难道没有你迪卡凯恩的第二个容身之处了?”

迪卡凯恩听了师神泰瑞雨的这番话,他顿时感到了一头雾水。他完全不明白泰瑞雨为什么会这样地指责自己,他连忙对泰瑞雨解释说:“师神泰瑞雨,我觉得自由之神是一个值得信赖的神,而她也是赫都世界唯一的救世主,所以,我不得不归顺于她,我想您对她一定产生了误解!”

“误解?”师神泰瑞雨反问了迪卡凯恩一句,然后继续追问他:“难道与妖族人私通的人是我吗?那自由之神三番五次地与妖族人私通,不仅是在逃跑的过程中,她居然得到了金成龙的帮助。那个臭虫可是曾经将东方龙城变成沙漠的妖怪,他公然与世界赫都对抗,而自由之神居然是和他站在一起的;不仅如此,当自由之神掉落叹息之谷后。她再次以一个妖族人为守护者……我只能说自由之神与妖同道,她和我们走的并不是同一条路,所以我必须从我们的队伍中将她驱赶,我们的队伍中也不能参杂着她这样与世界赫都对立的人……”

那个仍然扒在地上无法动弹的苏雅此刻总算从迪卡凯恩和师神泰瑞雨的对话中听出了今天泰瑞雨兴师动众地前来罪责自己的原因并不是因为神与神之间自相残杀的问题,而是因为苏雅的队伍中有妖族战士,而最关键的是帮助苏雅的妖族战士的队伍中还有一位就是当年当泰瑞雨奉赫都的圣意想要收伏东方龙城的时候、那个出面横加阻拦拒绝泰瑞雨的队伍的降临并最终将东方龙城毁为沙漠的金成龙。也许早在那个时候起。师神泰瑞雨才会下定决心一定要历练世间最鼎级的魔法,也许他发誓总有一天一定要把这个失去的尊严再次地找回来――所以,今天的他才会无法容忍苏雅的存在。

苏雅总算从刚才的师神泰瑞雨的话语中找到了事情的源头――也许只要苏雅的身边还有妖族人的身影,师神泰瑞雨就不可能容忍自由之神苏雅的存在。但是苏雅深知,她的身边不可能像师神泰瑞雨驱赶自己那样地驱赶妖族人,因为她知道,无论她做什么、无论她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一旦她遇到万般无奈的情况,唯独只有妖族人可以帮助她摆平一切,而解决这些个困难的方法是拥有二级魔法的智慧之神、美丽之神、永恒之神都望尘莫及,所以,苏雅根本就不可能依照师神泰瑞雨的意思不与那些妖族人为盟。

听明白师神泰瑞雨话里意思的苏雅为了确定泰瑞雨的真正企图,只听她又一次地试探性地对师神泰瑞雨主:“这么说,您认为我的罪过不可饶恕,尤其是与妖族人合作的罪过更是让您忍无可忍了?无论如何您都不会轻易地饶恕我了?”

苏雅说完,天空中传来了师神泰瑞雨更加威严的声音:“你的罪过绝对没有被饶恕的可能!”

苏雅听了,她突然紧跟其后地继续对那悬浮在天空中的师神泰瑞雨的灵魂说:“那么,我还想问一下师神泰瑞雨,就在当年,智慧之神沃尔特请我和光明之神朱妍前往金圣国做客,因为沃尔特在我和朱妍的酒饭中下了毒药,我在之后的毒发的时候变成了一条世大的蛇妖,之后的我掉落‘叹息之谷’被金成龙所救。但是朱妍现在仍然在沃尔特的手里,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幽禁了朱妍,他又把朱妍幽禁在哪里?但是,我不管沃尔特会将朱妍到底幽禁在哪里。总有一天,我会让他交出朱妍……但是,如果今天我听从了您的安排,那么我想不到接下来的谁又能够要求沃尔特释放光明之神,谁又可以帮助我和朱妍的团聚……我想。应该没有那个人了……”

“你不必用沃尔特的事情转移我的视线”,显然,苏雅的确如师神泰瑞雨所说的那样,她果然是将她与泰瑞雨交谈的话题由刚刚的苏雅与妖族人结盟的问题转移到了沃尔特的身上,师神泰瑞雨依然理直气壮地坚持自己的看法:“沃尔特的事情我之后会处理,至于你所说的他幽禁光明之神的事情,在随后的日子里,我也会查个水落石出……现在,最重要的是处理你的问题,我命令你即刻将神印交出!”

“神印?”

苏雅听着师神泰瑞雨的话中两次提到“神印”。其实她根本就不明白泰瑞雨的话中所说的“神印”到底是什么东西?

虽然苏雅根本就不明白泰瑞雨所说的自己应该交出的“神印”是什么,但是她最起码可能猜测得出也许那所谓的“神印”就相当于胜利之神身上的“胜利之烙”,那是赫都世界七大神与生俱来的身份的象征。但是苏雅不明白自己身份的象征又是什么,因为她深知她的身上并没有什么“胜利之烙”,所以她实在想不通她应该对泰瑞雨交出什么“神印”?

苏雅想了半天关于“神印”的问题,但是最终的她仍然一无所获,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她只能对师神泰瑞雨开口说:“我实在不知道你所说的‘神印’是什么?所以,我实在不知道我到底应该交给你什么?你想要的又到底是什么东西?”

“‘神印’是赫都七大神身份的象征,无论他们走到哪里。只要他们的身上还带着这个‘神印’,他们那与众不同的身份就会永远受到赫都子民的青睐。而这里所说的‘神印’自然是被世界赫都所赋予的神器或者是魔法宝贝,关于这些个‘神印’,你应该并不感到陌生。因为,智慧之神沃尔特被世界赫都赐与的‘神印’是‘穿越法杖’,它可以穿越无限的魔法极限;而世界赫都赐与美丽之神的‘神印’是银角马和无限青春,但是如今那其中一个神印已经从世界上消失了;而世界赫都赐与永恒之神的神印是火灵鸟;世界赫都赐与胜利之神的‘神印’是‘胜利之烙’;世界赫都赐与我的神印是掌管赫都世界之首并拥有可以与他相见的权力;世界赫都赐与光明之神的神印是释放光明和阳光和拥有白玉冲锋剑;而赫都世界则与你的神印是黄金追踪剑和‘纯洁之血’,而我让你交出的神印自然就是黄金追踪剑,至于‘纯洁之血’。也许现在的你没有办法把它变成普通人的平凡之血,所以,我必须把你带到世界赫都的面前,由他来将你改变!”

师神泰瑞雨说到了最后,苏雅总算明白原来他话里所提到的“神印”就是这些东西,原来所谓的智慧之神沃尔特掌管金发国的大印就是他手里时常攥着的那个可以发挥二级魔法的小细棍子;而美丽之神掌管仙都的大印就是银色马和她那拥有无限美丽外表的躯壳;而永恒之神的掌控精灵国的大印就是那只看起来并不起眼儿的长着三只眼睛的大鸟;而“胜利之烙”居然就是胜利之神的神印,苏雅猜想胜利之神身上的“胜利之烙”的消失也许就证明胜利之神的身份被世界赫都革除了;而当年苏雅从魔牙洞中千辛万苦得来的两把破剑居然就是师神泰瑞雨口中所提到的被世界赫都赐与自由之神与光明之神身份的“神印”,苏雅相信师神泰瑞雨的话再明确不过了,只要她们的身上还带着这两把破剑,那么她们两个就依然是这赫都世界上的自由之神和光明之神……但是,如果有一天,她们的手上丢失了这两把破剑,她们也许就算不上是赫都世界的自由之神与光明之神了……

想到了最后的苏雅,虽然此刻的她仍然是扒在了地上,虽然她的这个姿势还是很难受,虽然她还在为自己感到不平,但是这一刻的她仍然忍不住为一个刚刚听到的笑话而感到可笑,也许那个悬浮在空中的师神泰瑞雨根本就不会预料到那个扒在地上的自由之神苏雅的此刻居然还能笑出声来,这不但令那师神泰瑞雨感到不解,而且他居然产生了对那个苏雅更加厌烦的感觉,只听师神泰瑞雨的声音再次朝着苏雅的方向响了起来:“你笑什么?难道你还不知道你已经大难临头了吗?”

只听那个脸上仍然露出了笑容的苏雅勉强着抬起了头朝着泰瑞雨并大声说着:“对于你强加给我的罪名,如果你觉得你有理,那么我既无话可说,也不想跟你没完没了地解释;如果,你觉得,你想要我交出黄金追踪剑,如果你认为你有办法拿到手,那么你就尽管来取吧!但是有一句话我必须要告诉你,也许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会还给你;但是我身体里流淌的血液,我是无论在任何的情况下都不可能还给你的,这个你也休想能拿到。另外,我要告诉你一个真正的答案:我的身体里与生俱来就流淌着‘纯洁之血’,这‘纯洁之血’并不是世界赫都赐与的,这份能量是属于我自己的,它在我来到赫都世界之前就有了。所以,你朝我讨要它,我是永远都不可能还给你的,因为,它不属于你!”(未完待续。)

重庆市公共卫生医疗救治中心预约挂号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口腔科在哪里
贵州癫痫医院年排名
安阳治疗卵巢炎方法
盐城男科医院排行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