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请离我的子宫远一点女总统也难逃生育魔咒

发布时间:2019-08-14 15:31:53

请离我的子宫远一点!女总统也难逃生育魔咒

最近,榆林产妇跳楼事件让全国女性气炸。

据络信息,因丈夫不同意剖腹产,可怜的产妇最终疑忍受不了剧痛而从医院里跳楼自杀:

这桩悲剧让人怀疑人生,子宫是我的,身体也是我的,我怎么生孩子,凭什么还要靠别人决定?

这是悲剧,但绝不是个例。

近年来,国际上虽然一直呼吁女性生育自主,但社会依旧没把它当回事儿。事实上,即使是世界上最有权势的女性,生不生孩子从不是自己能决定的。

比如前段时间,因被频繁被追问究竟想不想要孩子,新西兰工党的新领袖贾辛妲·雅顿非常生气。她觉得人们在2017年还追着这种事不放,简直“不可理喻”。

新西兰工党的新领袖贾辛妲·雅顿(左二)

女性政治家因为生育的问题,被迫遭受了哪些额外的关注呢?而在另一方面,女政客们是不是可以把家庭生活当做她们在政治上的筹码呢?这正是本文所好奇的内容。

“故意不育”

有些女政客因为没有孩子而遭受了严重的政治攻击。新西兰人只需要隔着海看看对面的澳大利亚,就可以找到一个很好的例子。

澳大利亚的前总理朱莉娅·吉拉德是一位女性。

《悉尼先驱晨报》曾在一篇社论中写道:“单身女子,没有子女,全身心投入与她的事业——吉拉德的媒体形象并不符合一些选民的期望。”

这算是一个相对温和的评论了。在担任首相时,来自反对党的参议员指责杰拉德“故意不育”,而与自己同一党派的一位竞争者则称她为“没有孩子、没有信仰的前共产主义者”。

澳大利亚前总理朱莉娅·吉拉德

吉拉德通过一系列针对反对者的长篇演说驳斥了这些言论,在一次演讲中她说:“如果这些人想知道在当今的澳大利亚,厌女症患者是什么模样的话,他们只需要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就行了。”

不过《悉尼先驱晨报》的观点不无道理,因为这里涉及到选民期望的问题。

伦敦伯贝克学院的政治学家杰西卡·史密斯研究了亲子关系、性别与政治领袖之间的关系。她发现,尽管社会角色不断变化,人们对于女性的突出印象就是母亲。

杰西卡?史密斯告诉BBC:“我们有一种刻板印象,那就是妇女主要以照顾者的身份存在”,这仍然是“人们认识女性的主要方式。”

她补充说:“人们对于职业女性还有一种看法:如果一个女人没有孩子,那是她为自己的事业做出的牺牲。”

史密斯女士指出,家庭在政治上正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我们对政治家本人及其个性越来越感兴趣。不过对于男人来说,家庭似乎并不是一个必须涉及的问题,对女人来说则是一道必答题。”

德国的情况则稍微有点不同。

总理默克尔虽然被许多德国人亲切地称为“妈妈”,但她并没有生育子女。

民众并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孩子,这也不是界所关心的话题。那是因为德国的隐私法十分严格,媒体的政策导向也比其他地方更强一些。

半导体电子设备行业景气低迷寻求结构性机会机械制造高估值下关注工业40荐14股化工尿素继续反弹荐股地产单月销售面积创历年同期新高新开工与投资增速扩大机械制造军民融合的大时代荐4股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