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风鬼传说 第869章 官官相护

发布时间:2019-09-13 20:41:04

风鬼传说 第869章 官官相护

第869章官官相护

在圣女的劝阻之下,上官秀没有杀光莞城的全部城军,将残余的那些城军全部遣散。而后他令人打开城中的粮库,粮库中堆满了一袋袋的粮食,供给全城的百姓吃上两三个月都不成问题。

在城主府的粮仓里,又发现不少的粮食,银库中的雪花银更是数以万计。

上官秀看罢,恨得牙根都痒痒,莞城有如此之多的粮食,每天却只给百姓发放一顿饭,有如此之多的银子,却迟迟不见城邑的修复和重建。

城主显然是想把这些粮食和银子都纳入他自己的口袋。上行下效,通过莞城城主的所作所为,也就不难想象县府和郡府的贪婪程度了。

上官秀没有时间在莞城这里多做停留,他留下两个连的宪兵,接管莞城,开仓放粮,救济城中百姓,另又写了一封奏疏,派人快马加鞭传回上京,让唐凌速派得力之钦差大臣到宁郡,严查宁郡官员之贪腐。

朝廷的银子,修罗堂的银子,都是靠着将士们流血流汗,在前线舍生忘死打回来的,本想用之于民,可结果却全落到地方官员的口袋,一千万两的银子运到宁郡,如同打了水漂,受灾的百姓没有享受到一丝一毫的实惠。

与外敌相比,这些贪腐之官员更加可恶,就是国之蛀虫。

宁郡的郡城受灾严重,目前郡府已搬到丰阳。

丰阳位于宁郡的中心,属宁郡的交通枢纽,亦是宁郡经济最发达的城镇之一。丰阳的条件很好,由于地势高的关系,宁郡有灾有难,都波及不到丰阳。

以前,便有大臣提出把丰阳做为宁郡的郡城,只不过迁移郡城太麻烦,需要消耗大量的人力和财力,朝廷一直未准。

这次宁郡受灾,丰阳倒是捡了个现成的大便宜,一跃成为宁郡的郡城。

现在郡府的各衙门都已搬迁到丰阳,受灾的百姓们也有不少到丰阳避难,本就繁华热闹的丰阳,现如今更是人满为患,大街小巷,车水马龙,好不热闹。

上官秀的队伍路经丰阳,得到消息的宁郡郡守关政和郡尉蓝幽,带领着郡府的各大小官员,出城迎接。

关政是平民出身,靠着在宁地的平叛,立下了不少的功劳,也得到了唐凌的赏识,一步步的加官进爵,做到了宁郡的郡守。

蓝幽则是根正苗红的士族门阀子弟,蓝家在宁郡称得上是排名前三的名门望族,实力雄厚,势力根深蒂固。

郡尉和郡守本是互不相干的军政两个系统,但由于出身的差距,关政一直都是以蓝幽马首是瞻。如果不和蓝幽搞好关系,蓝家暗中给他使绊子,他这个宁郡郡守也做不下去。

看到上官秀的马车行驶到近前,关政和蓝幽二人快步走上前去,站于马车旁,拱手施礼,齐声说道:“微臣参见国公殿下!”

等了一会,车内没有任何的动静,关政和蓝幽狐疑的互相看了一眼,后者暗暗皱眉,脸色阴沉下来,心中嘀咕,上官秀好大的架子啊!

关政低咳了两声,上前两步,再次躬身施礼,说道:“微臣宁郡郡守关政,参见国公殿下!”

这回马车里终于有了反应。随着嘭嘭的敲厢壁的声音,肖绝走到马车旁,伸手把车帘撩开。关政和蓝幽举目向车内一瞧,只见车厢里坐有两人。一男一女。

女的面部蒙纱,看不清楚她的模样长相,一对清澈又明亮的秋眸,却是美轮美奂,摄人的魂魄。

看那名男子,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出头,相貌俊朗,五官深刻,脸上棱角分明,透出一股刚毅之气。

两缕银发,自他的双鬓垂落下来,飘逸的给人一种不真实感。

他慵懒的侧卧在车厢内,下面铺着厚厚的雪狼毛皮,洁白如雪,油光铮亮,没有一根杂毛。在他的面前,还摆放有果盘、茶杯。

此时,他正悠闲地揪着果盘里的葡萄,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

关政和蓝田好奇地打量着车内的二人,心中也在暗自奇怪,此人真的是上官秀吗?他好大的胆子,竟敢与女子同乘一车,这要是传到陛下的耳朵里,他和这名女子恐怕都吃不了兜着走吧!

正当他二人在心里琢磨的时候,车厢内的上官秀缓缓开口问道:“看够了吗?”

一句话,让关政和蓝幽身子同是一震,二人不约而同地垂下头,低声说道:“微臣不敢。”

“不敢?呵呵,在这世上,还有你二人不敢做的事吗?”上官秀又把一颗葡萄丢入口中,然后拍了拍手,不紧不慢地站起身形。

蓝幽眯缝起眼睛,脸色变换不定,关政则是脸色煞白,额头冒出一层冷汗。上官秀走出车厢,站在车辕上,伸了伸筋骨,瞥了两人一眼,摆手说道:“两位大人,免礼吧!”

“谢国公殿下……”

话音未落,上官秀又道:“这一路走来,所见所闻,百姓流离失所,各城各镇,皆未翻修重建,两位大人能否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关政额头的冷汗更多了,支支吾吾,琢磨着该如何作答。蓝幽则比他沉稳得多,脸色未变,表情如常,他欠身说道:“殿下有所不知,据司天所查,宁郡之灾,还未完全度过,不日,可能还会天降暴雨,引发另一场大洪灾,若现在修缮受损之城镇,实属是浪费钱财,还请殿下明鉴!”

上官秀挑起眉毛,多打量了蓝幽两眼。蓝幽四十出头的年纪,面白如玉,相貌堂堂,看上去更像是文官,不像是武将。他笑问道:“不知蓝大人所说的司天,又是哪一个司天?”

“上京,司天府,吴敬吴大人!微臣还有吴大人专程发到宁郡的文书,等入城后,微臣可交殿下过目。”蓝幽语气平静地说道。

上官秀眯了眯眼睛。蓝幽和关政倒是给他们自己找到一个好说词,司天府的文书成了他二人的护身符。

宁郡很可能还会爆发第二场洪灾,如此一来,银子不能立刻用来修缮受损之城镇,只能留在郡府,可留着留着,这上千万两的银子都不知道流进了谁的口袋里。

他笑了笑,柔声说道:“不错!”他这个不错,不知道是在赞关政和蓝幽做得不错,还是在讽他二人贪污都贪得滴水不漏,连上京的司天府都能帮他们说话。

关政汗如雨下,躬着身子,头都不敢抬,蓝幽则完全不动声色,拱手说道:“殿下过奖,为陛下、为殿下、为朝廷分忧解难,是臣等应尽之职责。”

“哈哈!”上官秀仰面而笑,转身坐回到车厢内,说道:“进城吧!”

“恭迎国公殿下入城!”蓝幽向旁退了两步,躬身施礼,同时大声唱吟。

目送着上官秀的马车从面前行驶过去,关政不由自主地长松口气,暗道一声好险,司天府的文书来得太及时了,若是晚到一天,自己还焉有命在?

“太险了,蓝大人,我们这次做的可太险了!”关政低声叹道。

蓝幽嘴角扬起

,白了他一眼,嗤笑出声,说道:“关大人,你又怕什么?”

“那可是国公殿下啊!”

“国公?哼,只一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罢了,如果不是好运成了陛下的入幕之宾,本官又岂会把他放在眼里?”蓝幽的话把关政吓得直咧嘴,一个劲的拽他的衣襟,蓝幽厌烦的一甩袍袖,转身而去。

一名穿着仆从衣服的中年人一溜小跑的来到蓝幽的身旁,小声问道:“大爷,宋公子还在郡守府,是不是先让宋公子回避一下?”

蓝幽是蓝家主家的长子,蓝家的仆人叫他,都习惯性的叫大爷。

“唔……”蓝幽沉吟了片刻,说道:“宋公子和上官秀有宿怨,能不见就尽量不见吧!”

“小的这就去郡守府通知。”

“嗯。”

蓝幽和家仆所说的宋公子,正是宋晟的小儿子,宋轩。

一千万两银子的这块大蛋糕,郡府自己是吃不下的,它也没有那么大的肚子,郡府所能吃下的只是小头,真正的大头,要留给他们背后的靠山,朝堂之上的主子,也就是宋晟。

司天府的文书,正是宋晟弄出来的,也是宋晟让宋轩把文书送到的丰阳。

旁人或许不知道上官秀的行程,而身为内史大臣的宋晟又哪能不清楚?

他猜到上官秀路过宁郡的时候,看到银子还没有用于赈灾,一定会向蓝幽和关政发难,有了司天府的这份文书,上官秀的发难也就无关痛痒了,奈何不了蓝幽和关政。

蓝家的仆人已提前赶到郡守府,通知宋轩,上官秀已经入城,让他尽快回避。

可宋轩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他为何要回避上官秀,他现在走了,不等于向人们表明,自己怕了上官秀吗?

上次他被上官秀打了个体无完肤,这个仇,他至今还记忆犹新呢。

上官秀的马车停在郡守府的门口,他刚从马车里走出来,就听到府门内有人哈哈大笑道:“我道是谁来了丰阳,万人空巷,这么大的排场,原来是国公殿下,没想到,我们在丰阳又遇到了,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哈哈――”

看到一边大笑着一边从郡守府走出来的宋轩,蓝幽和关政都下意识地皱了皱眉。上官秀和宋轩可是有宿怨的,一旦宋轩又在上官秀的手里吃了亏,自己可没法向宋大人交代。

威门热淋清颗粒的作用
小孩不消化口臭怎么办
小孩为啥经常流鼻血
孩子感冒发烧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